现在的位置: 首页生活感悟>正文
儿子的第一次住院
2010年08月08日 生活感悟 暂无评论

这一个多月来,忙的不可开交,五月二十八日,晚上孩子开始体温急剧升高,最高38.9度,急急忙忙去了儿童医院,急诊的一套程序,化验血常规,白细胞超过标准值一倍(当时并不知道有多严重)。知道是由病毒来的,就回家吃的抗病毒的消炎药,第二天老婆早上的飞机出差6月3日才能回来,弄得我简直崩溃了,第二天,爸爸来帮我照顾孩子上午感觉身上还是烫,没办法中午给qq上的同学(特别感谢于璐同学)打电话,告之我她姐姐的电话,一咨询,这个这个程度必须打点滴了。去了;检查了,肺炎;药开了,打针,更崩溃。这次一共打了7天点滴,每天150多,孩子越来越坚强了,打头皮针还是打手上都不哭了,就是咧咧嘴。

孩子的精神还是很好的,养孩子不容易呀。

好了几天,中间去了江边玩,他妈妈也回来了,我的一颗心刚落了地。

很不幸,12号孩子有发烧了,这回是病毒和细菌联合感染,在儿童医院住了四天院,每天只是打点滴去,还是持续的低烧,那里简直没法住,可是不见好,做了1000块钱的检查,医生看是医保下手还是很黑的。后钱在我的要求下出院了,到电力医院找了姓崔的老大夫看了,开的罗红霉素和小儿感冒颗粒。结果烧退了,身上起疹子了,又去看说可能是罗红霉素过敏,好坎坷。前后折腾了一个月,真的很令人痛苦。

人的精神力量真的很强大,中间曾经我下午3点发烧到39度8,9点打了一针退烧针吃了4片先锋,第二天烧退了。孩子的痛苦,煎熬的是大人的心。现在才能体会白居易的诗。

吾雏

【唐】白居易

吾雏字阿罗,阿罗才七龄。嗟吾不才子,怜汝无弟兄。抚养虽骄呆,性识颇聪明。学母画眉样,效吾咏诗声。我齿今欲堕,汝齿昨始生。我头发尽落,汝顶髻初成。老幼不相待,父衰汝孩婴。缅想古人心,慈爱亦不轻。蔡邕念文姬,于公叹缇萦。敢求得汝力?但未忘父情。

 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

×
腾讯微博